山西娄底辕村遗址开采仰韶文化遗存,西藏灵石

图片 1 

图片 2

      逍遥遗址,也称湾道岭遗址,位于山西省灵石县南关镇逍遥村南约200米,地处晋中盆地与临汾盆地交界的湾道岭上。地势南高北低,海拔高度790米。2012年5月,因灵石县招商引资项目—“东方希望”晋中(灵石)铝系综合循环经济园区建设,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发现该遗址绝大部分已遭破坏,部分灰坑等遗迹单位和一些遗物暴露在施工现场。东北西三面为断崖。现存面积1000余平方米。2012年5至8月对该遗址未破坏部分进行全面勘探和考古发掘,揭露了一处跨时代的聚落群遗址,文化堆积丰富,包含有仰韶文化、二里头文化等。
  
      本次发现的主要遗迹单位有:仰韶晚期房址1座,陶窑1座,灰坑40座,二里头时期墓葬3座,灰坑5座。遗迹之间叠压打破关系复杂,对于同一时期内研究器物早晚之间演化序列有重要的价值。
  
      根据地层关系及出土器物判断,遗址分为两个时代,早期的为仰韶晚期,晚期的为二里头文化期。仰韶晚期陶器中夹砂灰陶占绝大多数,少量的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和泥质红陶,发现极少数量的彩陶片和白陶片。器表以绳纹、附加堆纹为多,素面、篮纹次之,线纹又次之,划纹、方格纹、弦纹比较少见,彩绘仅有少量残片。窄条斜向抹痕附件堆纹,绳纹斜向为最多,斜蓝纹常见。夹砂罐多有鸡冠鋬耳,且位于口沿下至腹部最大径之间。器物的种类有夹砂灰陶折沿附加堆纹平底罐、泥质灰陶广肩蓝纹罐、夹砂灰陶敞口花边底碗、泥质褐胎黑皮陶敛口斜腹圜底豆、泥质灰陶喇叭口平底壶、泥质灰陶敛口瓮、夹砂灰陶敛口斝、夹砂灰陶带舌形鋬的平底盆等,另外有经打制的陶刀以及陶纺轮等。石器有钺、斧、铲、凿、砾石、石球等工具,还有穿孔蚌饰品及骨簪、骨锥等修饰精致的骨器等。通过陶器对比分析,器物时代与义井遗址器物显著不同,夹砂罐与孝义临水、白燕一期一段的夹砂罐相似,时代较为接近。喇叭口桥形竖耳罐,及折沿双鸡冠鋬夹砂罐,为典型器物。不见义井的彩陶片和五台阳白的侈口罐,没有出现尖底瓶,也没有三足器,器物组合简单,连续性强,在这一地区有强烈的地方性,应该是一个新的考古学文化类型,或称白燕一期文化类型。

辕村遗址位于山西省运城市夏县裴介镇辕村南部,芦沟河的东、西两岸。南北长约1500米,东西宽约1100米,总面积约110万平方米。遗址内涵是以新石器时代和夏商时期遗存为主体的古代聚落遗址。2006年10月,中国国家博物馆田野考古研究中心在遗址上进行了小面积的发掘,发掘面积500平方米。共发现房址4座、陶窑1座、灰坑39个、沟8条、墓葬3座,出土陶器、石器、骨器、角器等遗物,分别属于仰韶文化中期、二里头文化、二里冈文化、汉代与宋代等时期。该遗址的发掘,对于探索该地区的古代文化面貌及聚落形态演变等具有重要的意义。

 

2018年8月,运城市文物工作站、运城市考古队为配合项目建设,对项目用地范围进行了文物调查与考古勘探工作。勘探工作中发现仰韶文化时期遗址及金元时期墓葬2座。勘探工作结束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与运城市文物工作站、运城市考古队组成联合考古队,对该项目占地范围内勘探发现的古墓葬和古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地点位于山西建筑产业现代化园区项目建设用地范围东部,行政区划属于夏县裴介镇辕村村西南位置,系辕村遗址的保护范围。

图片 3

田野发掘工作自2018年10月8日开始,至2018年12月20日基本结束。发掘开始前根据勘探结果分四个区布方,每个区布设5×5米探方8个,共计32个探方,另在Ⅱ区探方外东北处开挖探沟1条,发掘总面积约1000平方米。四个发掘区,地层堆积和分布规律基本相同。第①层,耕土层;第②层,扰土层;第③层,仰韶时期文化层。早期遗迹大多开口于③层下,另有少量开口于②层下。通过钻探和发掘,证明遗址的核心区位于芦沟河边缘,越靠西,遗迹越少。本次发掘位置处于遗址的边缘。

  
      墓葬全为夏文化时期,随葬品简单,均为夹砂灰陶的小罐,但值得注意的是,发现的保存完整的三个墓葬几乎成排排列,为家族墓葬的可能性较大。墓主人尸骨不全,其中以左侧腕骨、掌骨、指骨残缺为特征。还有一座墓葬,左侧尺骨、桡骨及腕骨、掌骨、指骨均不见,有可能这里一直流行的一种割体葬仪。墓葬出土的双鋬小罐与夏县二里头文化东下冯类型双鋬罐完全相似,敛口、敞口斝还有甗等与太原二里头文化东太堡类型同类器物也完全相似,而敛口瓮、鬲等具有地方特色。
  
      逍遥遗址位于晋南进入晋中古道的两侧台地上,这里自古以来有“燕冀之御、秦蜀之经”之称。从考古发掘看,可以证实,至少早在5000年前的仰韶文化晚期时这里就相当发达,是难得的考古学文化交流的“驿站”。逍遥遗址的发掘,为研究仰韶文化以及二里头文化的传播,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尽管仰韶晚期遗存以及二里头文化遗存在该区域分布不少,但是经过考古发掘的仅此一处,并且该遗址地层叠压关系明确,遗迹单位之间打破关系复杂,为深入研究晋中盆地考古学文化遗存年代序列建立了标尺。(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韩炳华 张喜斌)

发掘共清理灰坑70座、陶窑1座、金元时期墓葬7座。出土完整及可复原陶器、石器、骨器等文物43件,包括陶器及小件29件、石器10件、骨器2件、瓷器2件。

(《中国文物报》2012年9月28日8版)

I区发现遗迹27组,其中灰坑26座、灶1座。典型灰坑有H108、H117、H119。H119底部有一灶址,编号Z1,因此判定H119原本是一座半地穴式房址,废弃后成为垃圾坑。Z1结构较特殊,在靠近火膛的生土壁上向内掏挖,形成一灶龛。

I区H119

II区发现遗迹22组,其中有金元时期墓葬5座。地层堆积可分为三层,其中第①层为耕土层,黄褐色土,土质略硬,其下较松软,厚0.25~0.35米,包含极少量近现代陶瓷片、砖石等,为近现代人类耕种扰乱而成;第②层为扰土层,黄褐色土,土质较疏松,距地表深0.25~0.35米,厚0.2~0.3米,包含少量早期泥质灰陶、泥质红陶片,同时出土晚期瓷片等;第③层为仰韶时期文化层,灰褐色土,土质较硬,距地表深0.5~0.75米、厚0.2~0.3米,包含少量泥质灰陶片及较多泥质红陶片等;③层下见灰坑等遗迹。

II区T205、T207航拍

Ⅱ区共清理灰坑15座,墓葬5座。其中灰坑全部为仰韶时期,墓葬为宋金时期。灰坑平面形状多为圆形或不规则圆形,个别为椭圆形,底部多为不规整的锅底状,出土陶片可辨器型有陶盆、陶缽、陶杯、陶瓶等。典型灰坑为H215。

H215开口③层下,口部平面为圆形,剖面为袋状,圆形平底,壁面光滑。灰坑内堆积可分为上下两层。上层堆积深灰色,出土较多的陶片,复原陶盆1件、陶钵1件;下层堆积土质较纯净,并在靠近灰坑底部出土基本完整陶器7件,包括夹砂罐2、平底瓶1、陶钵2、小陶杯2。根据层位关系和出土陶器判断,H215下层出土的7件陶器是此次发掘时代最早的,与晋南地区翼城北橄遗址三期、河津固镇遗址一期、西王村仰韶早期遗存时代相同。

H215下层出土陶器

清理的5座墓葬均为竖穴墓道洞室墓,根据墓葬型制判断,应为金元时期的墓葬。在两个墓葬中出土瓷盏2件。

III区、IV区地层堆积与分布情况与II区相似。III区发现遗迹较少,灰坑平面形状多为圆形或不规则圆形。其中汉代灰坑H303开口呈不规则圆形,被元代墓葬M301打破,H303又打破仰韶晚期灰坑H304。

H304,位于T306东部,延伸至东隔梁下。打掉隔梁后,发现其被金元墓葬M301、汉代灰坑H303打破。口部形状不完整,从残存部分看,剖面为袋状,底部为圆形,较平整。H304内出土较多的夹砂陶片,可辨器型均为夹砂罐。器型特征为折沿、深弧腹、平底,口沿下饰一周泥条形附加堆纹,器表饰斜绳纹。此外,还有一些泥质灰陶片,可复原一件泥质灰陶折盘豆,豆柄已残,豆盘外壁有不明显的斜篮纹,豆盘内壁磨光。根据出土器物判断,H304时代为仰韶晚期。同时,H304也是该次发掘时代最晚的单位。

IV区位置距离芦沟河最近,东部T407、T408发现遗迹和遗物非常丰富。遗迹间打破叠压关系非常复杂。发现仰韶时期遗迹21个,其中有陶窑1座,但保存较差,仅残留火膛。

该次发掘虽然是配合基本建设,但是遗址本身所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著名的西阴村遗址位于其东北,东下冯遗址居其北,遗址南距盐池约6公里。辕村遗址不仅分布面积大,而且时代延续长。此外,运城博物馆馆藏一件采集自辕村遗址的二里头文化时期青铜爵。这是山西省内目前可知仅有的两件二里头文化时期的青铜器之一。

该次发掘发现的遗迹和遗物主要是仰韶文化中晚期遗存,这些发现,丰富了对辕村遗址内涵的认识。同时,为今后遗址保护、利用等工作提供了依据。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考古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山西娄底辕村遗址开采仰韶文化遗存,西藏灵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