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赫章可乐发掘取得重要收获

    廖家坪遗址位于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农场村农场组,小地名廖家坪,距可乐乡驻地约2公里。为配合可乐乡烟草站综合楼建设项目调查发现,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1年7~9月,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赫章县文物局对其进行了发掘,发掘面积1000平方米,出土了房屋、灰坑、灶、沟等遗迹,同时还清理墓葬2座。
  
    本次发掘出土的遗迹有灰坑37个、沟11条,柱洞134个、灶3个、烧火遗迹1处。在文化层中出土大量遗物,有石器、陶器、铜器、铁器等。遗址的文化内涵较为单一,时代为汉代。
  
    此次发掘的最大收获是抢救性清理的2座墓葬,即M373和M374,介绍如下:
  
    M373、M374号墓位于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农场村农场组,妈可(妈姑至可乐)公路北侧约50米处,祖家老包东部边缘。两座墓葬并行排列,相距不到5米。1970年代修建农场组至妈可公路便道时将其破坏。因最近当地政府拟对该便道进行改扩建,为防止墓葬在道路改扩建过程中被进一步破坏,2012年8月,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赫章县文物局遂对该2座墓进行了抢救性清理。
  
    M373 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向170°。开口于现代路面下,打破生土,其开口层位堆积已被破坏,呈现南高北低现象。在清理墓坑填土中发现30厘米以上的填土中发现局部多黄土,局部多红烧土以及黄土和红烧土夹杂的现象,再往下清理土色变得较为纯净,为红褐色土,颗粒较为均匀,其中包含大量均匀分布的红烧土颗粒。墓口长2.5米、宽1.1~1.3米、深0.95~1.7米,墓底长2.5米、宽1.1~1.3米。墓壁东西两侧及南端基本陡直,北端略为倾斜,墓底南宽北窄,基本水平。因可乐地区土壤偏酸性,墓内的葬具、人骨架等大部分都已朽坏,仅保留部分残片或痕迹。在墓内出土的大铜釜上发现有少量木块,木纹显示为顺墓坑方向纵向摆放,在墓坑左侧发现一块长约60厘米的黑色木痕,根据这两个遗迹现象推断该墓葬应该使用木棺 。由于人骨架腐朽较为严重,仅保留部分颅骨、下颚骨、牙齿、肋骨和脊椎,其中下颚骨及牙齿朝上分布,左右两侧肋骨排列较为规则,且在清理完上面肋骨及串珠后露出脊椎等现象,遂推断其葬式应为仰身直肢葬。M373为铜釜套头葬,铜釜侧位于墓坑的头端,在釜内口沿位置发现一件发钗,在距釜沿5厘米左右发现下颚骨,铜釜并未扣住下颚骨,且在下颚骨下面发现也有1件发钗,因此推测铜釜不是将整个头部罩住,而是如帽子般套于墓主人头顶。在铜釜内部发现有纺织物痕迹,应为包裹在头部的饰物。
  
    M374 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向174°。开口暴露于路边斜坡坎上,打破黄色生土层,由于被修路破坏,墓葬上部的大部分填土被削去,北端墓圹已损毁,填土暴露于路边堡坎脚断面上。在墓圹西北角发现一个盗洞,直径约0.6米。墓口残长3.5米、宽2米,墓底残长3.5米、宽2~2.1米、深1.2米。坑壁陡直。墓内填土为红褐色黏土夹杂黄色黏土,含红烧土颗粒及少量炭屑。墓底四周有四道沟槽,东西长3.5米、宽0.16~0.21米、深0.12~0.13米,南北长1.35米、宽0.06~0.12米、深0.04~0.05米,沟槽相连,四面围住中间棺痕,沟内填土与墓内填土一致。四道沟槽有可能是棺椁。墓内填土混杂若干棺木碎片,墓底有棺痕,推测其葬具为木棺。死者牙齿及骨渣散布填土中,被严重扰乱,无法了解其葬式。

    M373号墓虽然被修路所破坏,但墓内遗物并未受到影响,该墓共出土各类遗物70余件,是目前为止可乐乙类墓中出土遗物最为丰富的一座。计有陶器、铜器、铁器、骨器、漆器、串珠、海贝、玛瑙等。M374号墓虽然早年被盗扰,仍在墓内填土中和墓底出土各类遗物20余件,计有铁器(残片)、铜器、钱币、玉器(残片)、琉璃(蜻蜓眼)、漆器、串珠、玉石环等。
  
    从此次清理的两座墓的形制和出土的遗物来看,极大的丰富了赫章可乐墓葬的文化内涵。使用椁的现象之前在可乐的乙类墓葬中尚未发现,而且此次清理的M374号墓,其规模与同时期的汉式墓相当,这在已发掘的乙类墓葬中为最大的一座。从遗物来看,M373出土器物在乙类墓葬中也是最多的一座,可见其规格和级别也非同一般。从出土遗物与之前的进行对比和分析,两座墓葬的时代可能在西汉中期。(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吴小华)

(《中国文物报》2012年10月26日8版)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考古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贵州赫章可乐发掘取得重要收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