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郑州市惠济区发现一明代砖室墓,遵义皇坟

  墓室内出土墓志一方,正方形,据墓志记述,墓主周禄生于明正德八年(1513年),卒于明万历七年(1579年),为惠济桥里名家,终生未仕。墓志云:“公讳禄,字天爵,别号惠渠,荥泽县人也,世居惠济桥里。”死后“葬于镇西南里许先人之兆”。 惠济桥村因桥而得名,古称惠济桥镇,旧属荥泽县。此座明墓出土的墓志,明确标示“惠济桥里”,这对于惠济桥的地望及历史沿革变迁提供了可信的实证,对研究隋唐宋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及当时的水利史、航运史等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信应君 刘青彬)

  杨粲墓(M1)于1953年发现,2014年,为配合《播州杨氏土司遗存考古调查项目》的实施,对墓地进行系统勘察,并对杨粲墓前3座土司墓进行测绘、拓片、照相等资料收集工作,并将其编号为M2、M3、M4。此次对墓地的发掘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弄清了杨粲墓前3座土司墓葬的身份, M2、M3、M4分别为杨氏18世杨嘉贞、23世杨炯、27世杨斌墓。

    近日,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惠济区一个被破坏的墓葬区进行发掘清理,共清理明代、清代墓葬各1座。

  杨忠彦墓全景

 

  杨炯墓出土陶俑

  明代墓葬为长方形砖室墓,墓室主体已经被破坏,仅余前部及墓门部分。墓葬由墓道、墓门、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门与墓道之间为砖砌门楼,由门檐、斗拱、额门等组成,上雕刻有莲花纹、勾云纹等,照壁上雕有“孔子见老子图”、“麒麟图”、“牛耕图”等。

  杨嘉贞墓(M2)位于杨粲墓(M1)左前方,距离杨粲墓100米左右,墓坐东向西。该墓为播州杨氏18世土司杨嘉贞夫妇合葬墓,为播州首座确认的元代土司墓葬。墓葬为长方形双室石室墓,男女墓室结构基本相同,均由封门、前室、墓门和后室组成,墓室用红砂石构建而成。在墓室前发现拜台、墓道、排水沟、八字墙、隔墙、石台子等遗迹。男室底板石下存有腰坑,腰坑中置一方形石板,石板内凿有圆柱形孔,腰坑由于被盗,仅在里面发现鎏金青龙、玄武各一件,并在腰坑石内底部发现残损铜锣一件,青龙、玄武盛装于其内。在墓前隔墙处发现墓碑一通,墓碑正中篆书“资德大夫宣慰宣抚都指挥使湖广等处行中书省左丞上护军杨公之墓”,左上方楷书“至正十七年岁次丁酉十二月十三日壬午”,右下方楷书“孝孙资德大夫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慰使播州军民宣抚使播州等处管军万户侍卫亲军都指挥使上户军元鼎立”。

  杨元鼎(M1)墓西距杨忠彦(M2)约20米,位于忠彦墓左前方,座北向南。该墓为长方形双室合葬墓,墓顶封土保存较好,残存封土东西长14.5、南北宽6米,残高1~1.6米。男女墓室结构基本相同,整个墓葬由封门、前室、墓门和后室及墓前三级台子组成,墓室材质为青石、墓门及台子包边墙用红砂石。该墓多次被盗,大多随葬遗物已不见,最重要的发现是在第一台子上发现的女室墓志铭,墓志由志盖和志文石组成,墓志保存较好。墓志碑文文字阴刻,女室墓志盖篆书“明故前资德大夫播州军民宣慰宣抚使上户军杨元鼎夫人播郡田氏夫人墓铭”,志文楷书,约980余字,记录了部分思州田氏家族史、播州杨氏土司传承关系、田夫人贤德事迹及其夫杨元鼎生平。根据墓志的相关记载,结合播州杨氏夫妇合葬的葬俗,确定该墓为播州杨氏20世土司杨元鼎夫妇合葬墓。另在女室前室的填土中出土香炉一件、瓶两件,出土时香炉位于两瓶中间,即通常所说的“三供”,三件器物均为仿古青铜器,造型独特、纹饰精美,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精品。

  皇坟嘴墓地和赵家坝墓地位置图

奥门金沙网址 ,  皇坟嘴墓地及赵家坝墓地是继新蒲墓地、团溪墓地后全面发掘的播州杨氏土司墓地,墓地格局清楚,墓主等级身份及关系都很明晰,皇坟嘴墓地是目前确定的最早的一处附祖而葬的土司专属墓地,而赵家坝墓地却不附祖而葬,且有权殡夫人墓,可纵观播州杨氏土司丧葬制度的形成和发展。(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彭 万 周必素)

  杨嘉贞墓全景

  价值及意义

  赵家坝墓地位于遵义市红花岗区深溪镇坪桥村沙新组大林山山腰,当地人称“官坟”,南与皇坟嘴墓地隔湘江相望,相距仅600米。墓地由杨忠彦墓、杨元鼎墓和疑似土司夫人墓3座墓构成。经过发掘确认,墓地中的M1、M2为播州杨氏第19世土司杨忠彦墓、20世杨元鼎墓、M3应为明代某土司夫人墓。

  杨斌墓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文:彭万 周必素字号

  杨元鼎墓出土青铜器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考古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河南郑州市惠济区发现一明代砖室墓,遵义皇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