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寺中期小城观象台实地模拟观测资料初步分析

    一、引言

【广州日报】陶寺观象台:观节气 定农时

    2003年~200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西队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临汾市文物局合作,发掘了陶寺中期小城大型建筑基址IIFJT1。该遗迹以陶寺中期大城内道南城墙Q6为依托,向东南方向接出大半圆形建筑。整个建筑由半圆形外环道和半圆形台基基础构成。台基基础由夯土台基和生土台芯组成。外环道在台基的东北角以豁口横穿城墙Q6。整个遗迹包括外环道直径约60米,总面积约为1740平方米。台基直径约40米,总面积约1001平方米。台基大约可分三层。第一层台基基础位于台基正东,呈月牙芽形。生土半月台基芯被第一层台基的夯土版块所包护。第二层台基基础呈半环状,东、西两端接在城墙Q6上。第三层台基呈半圆形,由夯土挡土墙、夯土观测柱缝及台基芯构成。第三层台基芯以生土为主,还有部分夯土台芯、观测点等遗迹。


    在现存的陶寺晚期的台基破坏界面上,发现了一道弧形夯土墙基础,人为挖出10道浅槽缝,形成11个夯土柱基础。夏至观测柱缝系统向东错位,设置到了第二层台基上。在最北观测柱D1与夏至观测南柱之间搭上一根门楣就成为一个面向东南、内宽1.8米的小门。估计此门专为“迎日门”。从观测点经“迎日门”向东看去,又可形成一条宽50厘米的观测缝。据此,陶寺IIFJT1上用于观测的柱缝系列共计13个柱子12道缝。经垂直向上复原,这12道缝分别对着崇峰(俗称塔儿山)的某处山头或山脊。其中主峰塔儿山在东5号缝内。

稿件来源:广州日报2016-11-06第B01版 | 作者:许永杰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6-11-07 | 阅读次数:

    陶寺观测点夯土标志位于第三层生土台基芯中部,打破生土。该夯土遗迹共有四道同心圆。中心圆面直径25厘米,二圈同心圆直径42厘米,三圈直径直径约86厘米,外圈同心圆直径145厘米。解剖结果,陶寺观测点基础残深26厘米[1]。

图片 1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于2005年10月22~24日在北京举行了“陶寺城址大型特殊建筑功能及科学意义论证会”。来自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国家天文台、国家授时中心、北京古观象台、北京天文馆、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南京紫金山天文台、西安美术学院中国艺术与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15位天文学家基本肯定了该大型建筑为天文观测遗迹。[2]但是考古学界仍有许多学者持怀疑态度。

把山西襄汾的陶寺遗址推定为传说时代的古帝王唐尧的都城,观象台遗迹是其中一项重要的证据。这是一个背倚中期城址南城墙而建的一个大半圆形建筑,总面积约1740平方米。建筑的整体由环形路基、夯土台基、生土台芯组成。环形路基位于最外侧,环绕夯土台基,东西两端与城墙相连接。夯土台基东西直径40米、南北弦高29米,面积约1000平方米。台基有三层构成,第一层台基位于台基正东,由9个夯土小版块错缝砌成,弧长31米、宽3.2~3.5米、深1~3米,南北两端接在第二层台基上。第二层台基是台基的主体,呈半环状,弧长68米、宽5~8米、深6~6.5米,东西两端与城墙相连接。该层台基的南部有一梯形遗迹,是有4个夯土板块以及和4个柱墩构成,上有4个柱洞。改成台基的东北内侧还有1个红花土夯土板块,中有一道沟槽,将版分为南北两小块。第三层台基为附加在台芯东南缘的月牙形遗迹,弧长30米、宽3.5米、深2.3~4米,包括夯土护墙基础和夯土柱缝基础两部分。外侧的夯土护墙基础由17块长方形黄土板块组成,内侧的夯土柱缝基础是以长弧形夯土基础,其上挖出10道槽缝,槽缝将夯土条分割为11个长方形夯土块。黄生土台芯位于第三层台基内侧至城墙处,半圆形,直径约28米、弦高21米。黄生土台芯中部偏西有一观测点基础,是由圆形基坑和三同心圆夯土遗迹组成,台芯外侧的弧形台基上的柱缝中线都汇集在观测点的圆心上。 这一大型的半圆形夯土建筑基址是中国考古学的首次发现,其建筑规模远远超出一般的民居建筑,其建筑形制也与以往发现的宫殿基址不同,到过现场考察的各学科专家一致认为,这是一处用于观测日出确定季节兼举行宗教仪式的“观象台”。这一认识如果成立,那么陶寺观象台就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天文观象台——约公元前2100年,它不仅比北京建国门明代观星台和河南登封元代测景台早近三千年,还比中美洲的玛雅天文台遗址早千年,甚至比英国索尔兹伯里平原上的史前巨石阵观象台还要早。 陶寺观象台的观象功能主要是由生土台芯上的观测点和第三层台基上的10个柱间缝、第二层台基北端的2个柱间缝构成的。观测者直立于观测点核心圆上,透过柱与柱之间的缝隙观测正东方向的塔儿山山顶的日出,并以此来确定当时的节气或历法中某些特定的日子。2003年~2005年的实际观测发现,12月22日冬至时,第2条狭缝中能看到日出景象;6月21日夏至时,第12条狭缝能看到日出;在春分和秋分前后的3月28日和9月14日,第7条狭缝中能看到塔儿山东南峰顶的日出。因此,陶寺观象台具有观测和确定一年四季的功能。冬至与夏至之间有10个土柱,象征10个节气,再从夏至到冬至完成一回归年,计有20个节气。由于太阳在夏至和春秋分时节,位移速度不一,经过每一土柱的日期也不相同。因此,以此确定的20节气各自的时间长短并不一致,与今日使用的24节气就相差得更多了。尽管如此,每一缝隙看到日出的日子与当地特定的农时相联系,如第6道缝备耕,第8道缝春播大麦,第10道缝种春谷,第11道缝种水稻,第12道缝种黍等。 今天说到天文学,人们都会将其视作高大上的学科。其实,天文学是人类最古老的科学。人类生活、生产与自然息息相关,种植农业出现后,掌握农时适时播种是决定作物丰歉的关键。中国作为以农业立国的文明古国,《尚书·尧典》就有这样的记载:(尧)“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 意思是说:帝尧于是命令羲和谨慎地顺应上天,观察日月星辰的运行规律,把推算总结出的历法知识告诉人民,以安排农事,方便耕作。“观象授时”是传说时代古帝王的重要政务,委派官员在观象台观测天象,确定农时和祭日,并颁告给臣民,什么时候春天来临,什么时候春播五谷,什么时候祭祀天地。在传说时代古帝王甚至还把历法作为禅让的遗嘱,《论语·尧曰》记载:“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意思是说:啧啧,你这位舜!上天日月星辰的运行之法已传授给你,你要很好地保有。你要知道如果天下饥荒,你的王位也就终止了。 (许永杰,1977年考入吉林大学考古专业。先后在甘肃省博物馆、吉林大学考古学系、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工作。现为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南中国海考古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考古学会理事。)

    作为发掘者,我们始终推测台基的功能集观象授时与祭祀于一身。观测系统由观测点、观测缝、以及所对应的崇山上的日出点构成。为了证实我们观象授时的假设,自2003年12月22日冬至至2005年12月23日,我队进行了二年的实地模拟观测,总计72次,在缝内看到20次。不仅大致摸清了陶寺文化冬至到夏至再到冬至一个回归年的历法规律,并且获得了十分珍贵的第一手观测资料,为探索陶寺IIFJT1的天文功能提供重要依据。模拟观测报告已于近期发表[3],本文就模拟观测的初步结果所包含的意义进行一些粗浅的分析。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考古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陶寺中期小城观象台实地模拟观测资料初步分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