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中游首次发现早期青瓷窑址,长江中游青瓷

  湖南衡阳大浦洋塘山墓群与窑址位于湖南衡东县大浦镇浅塘村、蓟江村、新民村,湘江在其西侧蜿蜒而过,墓群及窑址位于湘江东岸的丘陵地带,周围有水塘分布其间。2017年2月至8月,为了配合衡阳大浦通用机场的建设,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衡阳市文物局、衡东县文物局组成考古工作队,对项目范围内发现的洋塘山墓群和窑址进行考古发掘,共清理墓葬45座,发现窑址22座,取得了重要收获。

中新网长沙11月20日电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20日向记者证实,考古人员近期在衡东县大浦镇洋塘山发现6座汉晋时期印纹硬陶和青瓷窑址,这在湘江中游尚属首次。湘江流域此前发现的早期青瓷窑址均位于湘江下游。

图片 1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洋塘山考古队队长杨宁波介绍,6座窑址中3座保存较完整,从碳十四测年结果及出土器物形态分析,其中2座为印纹硬陶窑址,年代皆为西汉末年至东汉早中期;另一座为印纹硬陶与青瓷合烧窑,年代为东汉末年至孙吴时期。

衡阳大浦洋塘山遗迹分布

杨宁波说,印纹硬陶与青瓷合烧窑位于洋塘山北麓西侧,残长11.6米,宽约1.8米至2.2米,仅存火膛和窑床。窑床和窑炉前方的废弃产品堆积中出土了大量印纹硬陶和青瓷,主要有高领罐、双唇坛、釜等,仍保留着汉代的风格,窑炉结构及产品与两座印纹硬陶窑址有非常明显的继承关系。

  主要收获

杨宁波分析,6座窑炉的火膛两侧分别设置出灰和焚烧口的特征一脉相承,窑尾烧结面多呈红褐色,窑址中均未发现垫烧具,器物直接置于窑床上裸烧,这一系列特征都表明当时此处的窑址仍未解决分段投柴技术,处在龙窑结构探索期,青瓷的烧造技术尚不成熟。

  东周、东汉至六朝时期的墓葬及烧制墓砖的窑址 此次清理的45座墓葬,其中两座仅存局部,无法看出其原有形制,其余43座可分为土坑墓和砖室墓两大类,其中东周时期窄长方形土坑墓6座、东汉至三国时期墓葬33座、东晋墓3座、南朝墓1座。

“此次发现的6座印纹硬陶和青瓷窑址年代前后衔接,窑炉演变序列清晰完整,初步勾勒出了湘江中游青瓷起源的脉络,为研究长江中游汉晋时期印纹硬陶和早期青瓷的窑业技术体系,以及从陶向瓷的过渡过程提供了新的材料。”杨宁波说。

  发现的砖窑均位于墓葬区内,其中以Y15和Y16保存最为完整,均由窑前工作面、火膛、窑床、烟道构成。Y15窑前工作面长5.6米、宽0.90~1.46米、深0.35~0.86米。火膛长1.96米、宽0.74~2.24米,火膛与窑床高差0.60米。窑身以黏土构筑。火门略呈方形,亦为黏土构成,高0.80米、宽0.84米。窑床长3.1米、宽2.82米,窑壁厚0.10~0.30米,窑床顶部已毁。在窑床的后壁下,分左中右设有三个吸火孔,吸火孔的后面连有三条烟道,呈垂直状上升至窑后壁的顶部,保留的三条烟道口规格长0.33米,宽0.20米。

图片 2

Y15 和Y16 航拍

  东汉至西晋时期印纹硬陶和青瓷窑址 印纹硬陶和青瓷窑址均位于墓葬区的周围,共发现6座(Y3、Y4、Y5、Y10、Y18、Y21),除Y4为青瓷窑址外,其余均为印纹硬陶窑址,以Y4、Y10、Y21保存最为完整。

  Y21位于墓葬区西侧的毛山北麓,全长11.5米,宽2.1米,火膛呈长方形,长3米,底近平,火膛左侧的出灰孔保存完整,高0.4米、宽0.3米,右侧的火门宽0.4米。窑床长8.5米,窑床底部铺厚约7厘米的窑砂垫层,窑壁残高0.45~0.60米,用伴有细砂的黏土构筑。Y21的堆积主要位于窑炉前方,被数座现代坟叠压,仅清理2处堆积和2个灰坑的局部。

  Y10位于洋塘山北麓西侧,分为火膛、窑床、排烟系统。残长7米、宽1.72米,火膛呈长方形,长1.44米、宽1.72米,底近平。火膛前壁中间以长方形土坯构筑,左侧间隔出两个窄小的出灰孔,孔外连接一宽约0.30米的排水沟G5。右侧有宽约0.36米的火门。窑床前段2.3米呈台阶状,现存6级台阶,每一台阶的宽度约0.15米,后段呈斜坡状。窑内堆积中有少量叶脉纹墓砖及印纹硬陶片,不见青瓷。窑壁砖面向窑内的一面多有窑汗。Y10为半地穴式窑炉,地面以下部分以黏土抹砌,地面以上部分以长方形土坯砌筑,从窑床倒塌堆积中摆放有规律的砖坯可以看出窑炉的顶部为券顶。Y10的堆积位于前方,被现代坟叠压,未能清理。火膛前方左右两侧发现四个灰坑(H2、H3、H18、H19)。以H19为例,H19平面呈圆形,H19①层为青色填土呈,含有较多的窑砖残块,厚约20~30厘米;②层为灰黑色土层,应为Y10火膛内窑灰的堆积;③层为青色砖层。这一组灰坑遗迹可能是存储胎泥或釉泥的作坊遗迹。

图片 3

Y10 全景

  Y4位于洋塘山北麓西侧,尾部略有残缺,保留部分由火膛和窑床组成,残长11.6米、宽约1.8~2.2米,火膛近方形,长2.3米、宽2~2.2米,前部近平,后部呈缓坡状与窑床相连。窑床长9.3米,宽1.8米,前段坡度约16度,后段坡度约20度,窑顶已坍塌,窑壁用黄泥和砖坯砌成,已烧结,并不同程度地垮塌。Y4的作坊区位于Y4西南,发现一组灰坑(H12、H13、H14),灰坑坑壁规整,显然经过有意的加工,尤其是H12最底部有较为纯净的灰色泥,可能与胎料或釉料有关,因而这一组灰坑应为与Y4相关的作坊遗迹。Y4的废弃堆积位于窑炉前方,废弃堆积与火膛之间有踩踏形成的活动面。废弃堆积有DJ3、DJ4、DJ5、DJ6,以DJ5为例, DJ5平面近圆形,呈坡状堆积,东西直径约为3米左右,南北直径约为2米,厚度约10~40厘米,为红褐色土,含沙,较疏松,有大量的细方格纹陶片和青瓷片。

  从碳十四测年结果及出土器物的形制和种类可知,Y21和Y10为西汉末年至东汉早中期,Y4为东汉末年至孙吴西晋时期,其年代相互衔接,正处于长江中游由陶向成熟青瓷转变的关键时期。从窑炉的形态来看,这几座窑炉的火膛两侧分别设置出灰和焚烧口的特征一脉相承,窑炉的长度在7~12米,窑尾烧结面多呈红褐色,表明当时仍未解决分段投柴的技术。从装烧方法来看,均未发现垫烧具,器物直接置于窑床上裸烧,青瓷窑址Y4的废弃堆积中发现大量变形的产品,部分硬陶因生烧而呈黄褐色,这一系列特征都表明当时此处的窑址正处在龙窑结构的探索期,青瓷的烧造技术还不够成熟。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考古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湘江中游首次发现早期青瓷窑址,长江中游青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