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毛父簋歷日考证曁相关事实蠡测

原标题:毛天哲:师毛父簋歷日考证曁相关史实蠡测

  【内容提要】此铭文历日的考证,修正了前人断代的错误。同时也验证了古经文学家关于三公为太师太傅太保的注说是对的。进一步为毛氏族考证出了先祖毛懿公受命为成王太师的准确年月日。也使得毛氏家族内流传先祖曾担任过成王、康王太师的说法有了实物佐证。

图片 1

  【关键词】毛懿公,师毛父,成王,班簋,太师,毛氏,邓簋

师毛父簋,不知何时何地出土,最早见录于宣和博古图录,盖为北宋王家宫廷旧藏。旧称周毛父敦,井伯敦。实物已失,或许是灭于靖康之乱中,所幸存有拓本和摹写本传世。

  师毛父簋,不知何时何地出土,最早见录于宣和博古图录,盖为北宋王家宫廷旧藏。旧称周毛父敦,井伯敦。实物已失,或许是灭于靖康之乱中,所幸存有拓本和摹写本传世。

赵明诚李清照夫妇的《金石录》中亦有著录,唯其跋尾云:“此铭四十余字,所不识者一字而已(师下一字不可识)。”然博古图录显见已厘定为毛字,《金石录》通篇亦未见有称引该书者,是二人生平皆未曾见此书?抑或是此簋另有一只藏于民间否?

  赵明诚李清照夫妇的《金石录》中亦有著录,唯其跋尾云:“此铭四十余字,所不识者一字而已(师下一字不可识)。”然博古图录显见已厘定为毛字,《金石录》通篇亦未见有称引该书者,是二人生平皆未曾见此书?抑或是此簋另有一只藏于民间否?

《金石录》将该器隶名为井伯敦,以器名从人的铜器命名原则来说,是稍有欠缺的,这也侧面反映了宋人对于毛氏姓氏研究的欠缺。然李清照赵明诚夫妇反对宋人无事不征、无字不释的学术流弊,提倡这种阙疑待问的治学精神还是值得赞赏和肯定的。

  《金石录》将该器隶名为井伯敦,以器名从人的铜器命名原则来说,是稍有欠缺的,这也侧面反映了宋人对于毛氏姓氏研究的欠缺。然李清照赵明诚夫妇反对宋人无事不征、无字不释的学术流弊,提倡这种阙疑待问的治学精神还是值得赞赏和肯定的。

对于毛氏这一姓氏的研究,古今学者历来是茫茫然不可信说。至少在民国以前,学者对毛氏是文王嫡子还是庶子,封国在哪里,采邑在哪里,毛氏的传承世系如何等等,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所谓毛氏封国在岐山扶风一带是出自近人杨宽说。

  对于毛氏这一姓氏的研究,古今学者历来是茫茫然不可信说。至少在民国以前,学者对毛氏是文王嫡子还是庶子,封国在哪里,采邑在哪里,毛氏的传承世系如何等等,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所谓毛氏封国在岐山扶风一带是出自近人杨宽说。

杨宽说:“《路史》说毛伯簋是刘敞得于扶风,陈介祺《毛公鼎拓本题记》又谓毛公鼎是清代道光末年出土于岐山,可知毛国当在陕西省扶风和岐山之间,今定在岐山县东南。”

  杨宽说:“《路史》说毛伯簋是刘敞得于扶风,陈介祺《毛公鼎拓本题记》又谓毛公鼎是清代道光末年出土于岐山,可知毛国当在陕西省扶风和岐山之间,今定在岐山县东南。”

而明人王夫之《尚书稗疏》说:“春秋犹有毛伯而随周东迁,非其旧地。安定有毛氏,则其国当在周京之西北也。”清人顾栋高《春秋大事表》以为在今河南宜阳县境,未详所据。

  而明人王夫之《尚书稗疏》说:“春秋犹有毛伯而随周东迁,非其旧地。安定有毛氏,则其国当在周京之西北也。”清人顾栋高《春秋大事表》以为在今河南宜阳县境,未详所据。

马融、王肃认为毛氏是文王庶子,而杜预、阎若璩则认为是文王嫡子,这一笔墨官司从汉打到了清,打了几乎千年之久,还是没个定论。北宋欧阳修将毛伯敦中的郑父错认为是典籍里的毛叔郑,事见《集古录》,然明显错矣。而郑樵认为毛氏出自毛叔郑,或又出自毛伯聃或毛伯明。古人对毛氏认知的陌生可见一斑。

  马融、王肃认为毛氏是文王庶子,而杜预、阎若璩则认为是文王嫡子,这一笔墨官司从汉打到了清,打了几乎千年之久,还是没个定论。北宋欧阳修将毛伯敦中的郑父错认为是典籍里的毛叔郑,事见《集古录》,然明显错矣。而郑樵认为毛氏出自毛叔郑,或又出自毛伯聃或毛伯明。古人对毛氏认知的陌生可见一斑。

在先秦历史研究中,毛氏之重要,历来被古今学者所忽视。前辈先儒受限于时代,缘于典籍史料缺载、地下出土文物之不足,导致对毛氏先周历史的不可追述,当然是可以理解的。然近代学者巨擘如郭沫若、王国维、唐兰、陈梦家、饶宗颐、李学勤等,在《班簋》、《毛公鼎》等大量毛氏相关青铜重器于清代陆续见世以后,依然没有引发对毛氏研究的重视,在哲看来是一大憾事,于这些专家学者来说是错失了史学重大发现的机会。

  在先秦历史研究中,毛氏之重要,历来被古今学者所忽视。前辈先儒受限于时代,缘于典籍史料缺载、地下出土文物之不足,导致对毛氏先周历史的不可追述,当然是可以理解的。然近代学者巨擘如郭沫若、王国维、唐兰、陈梦家、饶宗颐、李学勤等,在《班簋》、《毛公鼎》等大量毛氏相关青铜重器于清代陆续见世以后,依然没有引发对毛氏研究的重视,在哲看来是一大憾事,于这些专家学者来说是错失了史学重大发现的机会。

哲可以放话在这里,如果说中华文明的根底主要是周文化,那么周文化的主干就是毛氏文化。以前哲就说过,毛氏先祖毛叔郑就是周文王幼子冉季载,他是西周王室成员里一个很有趣但又是扑朔迷离的人。哲将其称为“西周王室最重要的非知名人物”。说其重要,是因为若搞清了他的真实,那么西周现知的历史一小半需要重写。

  哲可以放话在这里,如果说中华文明的根底主要是周文化,那么周文化的主干就是毛氏文化。以前哲就说过,毛氏先祖毛叔郑就是周文王幼子冉季载,他是西周王室成员里一个很有趣但又是扑朔迷离的人。哲将其称为“西周王室最重要的非知名人物”。说其重要,是因为若搞清了他的真实,那么西周现知的历史一小半需要重写。

毛氏贵为文王嫡系一脉,于西周典籍记载中,时而如龙飞九天般显赫,时而又如龙潜于渊般隐匿不显,与毛叔郑子孙世代被周王宠信,不断受封派氏有极大关联。

  毛氏贵为文王嫡系一脉,于西周典籍记载中,时而如龙飞九天般显赫,时而又如龙潜于渊般隐匿不显,与毛叔郑子孙世代被周王宠信,不断受封派氏有极大关联。

西周宗法制中,别子为祖,继别为宗,继祢者为小宗。有五世而迁之宗,其继高祖者也。是故,祖迁于上,宗易于下,而这往往与封土派氏制度相辅相成。故氏中分氏,异氏而同祖者比比皆是,维其受土分氏后,其后裔不再以原氏祖为祖尔。

  西周宗法制中,别子为祖,继别为宗,继祢者为小宗。有五世而迁之宗,其继高祖者也。是故,祖迁于上,宗易于下,而这往往与封土派氏制度相辅相成。故氏中分氏,异氏而同祖者比比皆是,维其受土分氏后,其后裔不再以原氏祖为祖尔。

然五世之内,血亲关系还在,断不会因兄弟子侄各受土分氏后则不算族亲也,故有五世始迁宗之说。这种名实相离之血亲族属关系往往将后代史家搞的头大,如司马迁对文王幼子冉季分姓派氏情形知之甚少,以一句“冉季载其后世无所见”敷衍了事,于《史记》中将西周至为重要的文王嫡幼子毛叔郑(冉季)世家付之阙如。

  然五世之内,血亲关系还在,断不会因兄弟子侄各受土分氏后则不算族亲也,故有五世始迁宗之说。这种名实相离之血亲族属关系往往将后代史家搞的头大,如司马迁对文王幼子冉季分姓派氏情形知之甚少,以一句“冉季载其后世无所见”敷衍了事,于《史记》中将西周至为重要的文王嫡幼子毛叔郑(冉季)世家付之阙如。

事实上,毛叔郑后代并非仅止于毛氏一族尔,如同周公旦、召公奭、虢公虢叔等家族一样,在畿内,其族裔因功勋不断被封土派氏,如周公之胤就有祭、凡、蒋、刑、茅、柞等氏族。而举毛叔郑而言,以哲之研究所得,简而言之,毛氏、芮氏、荣氏、南宫氏、南氏、武氏、郑氏、龚氏、潘氏、皇甫氏、于氏、樊氏、皮氏、曾氏、邓氏、嘉氏等皆毛叔郑之胤也。

  事实上,毛叔郑后代并非仅止于毛氏一族尔,如同周公旦、召公奭、虢公虢叔等家族一样,在畿内,其族裔因功勋不断被封土派氏,如周公之胤就有祭、凡、蒋、刑、茅、柞等氏族。而举毛叔郑而言,以哲之研究所得,简而言之,毛氏、芮氏、荣氏、南宫氏、南氏、武氏、郑氏、龚氏、潘氏、皇甫氏、于氏、樊氏、皮氏、曾氏、邓氏、嘉氏等皆毛叔郑之胤也。

而毛叔郑后裔毛氏一脉中,最为显赫而又不为人所知的是随王子朝奉周典籍奔楚的毛伯得(毛伯聃,老聃),也即传道德经五千言的老子。老子为孔子师,散王室图籍于民间,传经授教于涂山,开创了中华文明的诸子时代。功勋之大,足以照耀古今。

  而毛叔郑后裔毛氏一脉中,最为显赫而又不为人所知的是随王子朝奉周典籍奔楚的毛伯得(毛伯聃,老聃),也即传道德经五千言的老子。老子为孔子师,散王室图籍于民间,传经授教于涂山,开创了中华文明的诸子时代。功勋之大,足以照耀古今。

考稽古文献和出土金文,知文王嫡幼子冉季载即毛叔郑也。冉季载(亦称聃季、毛叔郑)因是周室大宗,有嗣祖守奠之责,故子嗣皆没外封东土,终西周二百八十一年间,均食采西土畿内,供职王室。自毛叔郑(冉季载)以下,司徒、司空、大正、周六师统帅等王官卿士要职皆由毛氏子嗣交替任职。至于厉、宣、幽,更为太宰、太师、尚书,王权专命,政由己出。可谓"肃肃王命,毛氏将之。邦国若否,毛氏明之。"概因毛氏一族是文武懿亲,世代忠良保乂王家故也。

  考稽古文献和出土金文,知文王嫡幼子冉季载即毛叔郑也。冉季载(亦称聃季、毛叔郑)因是周室大宗,有嗣祖守奠之责,故子嗣皆没外封东土,终西周二百八十一年间,均食采西土畿内,供职王室。自毛叔郑(冉季载)以下,司徒、司空、大正、周六师统帅等王官卿士要职皆由毛氏子嗣交替任职。至于厉、宣、幽,更为太宰、太师、尚书,王权专命,政由己出。可谓"肃肃王命,毛氏将之。邦国若否,毛氏明之。"概因毛氏一族是文武懿亲,世代忠良保乂王家故也。

殆逢遭幽王之乱,平王东迁,毛氏族因本封绝灭,食采东土畿内向地(今济源),以至于毛伯卫替王求金被讥,毛伯舆与王叔陈生争政被嘲,毛伯得(老子)佐助王子朝争位被褫夺爵位封地。昔日文武周王懿亲一脉,竟沦为"荜门闺窦"之姓,以至青史淹没于黄土,司马迁公《世家》失记毛父叔郑(冉季载)一族,亦甚可哀也。

  殆逢遭幽王之乱,平王东迁,毛氏族因本封绝灭,食采东土畿内向地(今济源),以至于毛伯卫替王求金被讥,毛伯舆与王叔陈生争政被嘲,毛伯得(老子)佐助王子朝争位被褫夺爵位封地。昔日文武周王懿亲一脉,竟沦为"荜门闺窦"之姓,以至青史淹没于黄土,司马迁公《世家》失记毛父叔郑(冉季载)一族,亦甚可哀也。

而毛姓得氏之来由,冉季缘何又称毛叔郑,与本文要讨论的师毛父又有莫大的关系。典籍中关于文王嫡幼子的歧名至少有三,一称冉季,亦称聃季,白虎通里称南季载。事实上,文王时,嫡幼子冉季采邑在古陈仓,即周人说的‘我自夏以后稷,魏、骀(邰)、芮、岐、毕,吾西土也。”之一的芮地。以邑为氏,称爯季载。此地为周文王时的祭天之所,粮仓所在(商人称亳,周人称仓)。爯,举也。周历王作胡簋,铭有“爯盩先王宗室”句,成王时期的何尊铭有“复爯武王礼福自天”句,其中的“爯”皆指举办大礼。而冉季为文王嫡幼子,在祭祀周先公先祖时常扮演尸的角色,故取氏为爯,名至实归。

  而毛姓得氏之来由,冉季缘何又称毛叔郑,与本文要讨论的师毛父又有莫大的关系。典籍中关于文王嫡幼子的歧名至少有三,一称冉季,亦称聃季,白虎通里称南季载。事实上,文王时,嫡幼子冉季采邑在古陈仓,即周人说的‘我自夏以后稷,魏、骀(邰)、芮、岐、毕,吾西土也。”之一的芮地。以邑为氏,称爯季载。此地为周文王时的祭天之所,粮仓所在(商人称亳,周人称仓)。爯,举也。周历王作胡簋,铭有“爯盩先王宗室”句,成王时期的何尊铭有“复爯武王礼福自天”句,其中的“爯”皆指举办大礼。而冉季为文王嫡幼子,在祭祀周先公先祖时常扮演尸的角色,故取氏为爯,名至实归。

史实上,周先祖后稷就生于邰城,邰城是弃之邑。即现在的陕西杨凌示范区。前述周人所说的邰,指的是地域范围,大致是现在的周至、武功、眉县这一片。盩厔、邰城本就是周先人祖地,大致是周大王时期被犬戎夺走,故古公亶父“去邠,逾梁山,邑于岐山之下。”邠是邰的衍写。在周公王季占据程邑(现扶风)后,周人逐渐收复了邰城、盩厔等周先人故土,并在盩厔建了周先公先祖庙。竹书纪年称:文丁五年,周作程邑。王季被商王所杀后,文王继位。终文王去世,一直就住在程邑,金文里称京的就是。盩厔是文武二王式化之地,文王在盩厔一带留下很多足迹。

  史实上,周先祖后稷就生于邰城。邰城是弃之邑,即现在的陕西杨凌示范区。前述周人所说的邰,指的是地域范围,大致是现在的周至、武功、眉县这一片。盩厔、邰城本就是周先人祖地,大致是周大王时期被犬戎夺走,故古公亶父“去邠,逾梁山,邑于岐山之下。”邠是邰的衍写。在周公王季占据程邑(现扶风)后,周人逐渐收复了邰城、盩厔等周先人故土,并在盩厔建了周先公先祖庙。竹书纪年称:文丁五年,周作程邑。王季被商王所杀后,文王继位。终文王去世,一直就住在程邑,金文里称京的就是。盩厔是文武二王式化之地,文王在盩厔一带留下很多足迹。

文武二王式化盩厔,至为重要的是在该地屯兵,故周师亦称盩师。文王时期,周师屯驻在古陈仓一带,由文王弟虢仲虢叔统领,主要防范西犬戎的侵扰。武王谋商前后,周师主要屯驻在盩厔一带,守护周先王宗庙和文王、王季墓地(在毕原)。

  文武二王式化盩厔,至为重要的是在该地屯兵,故周师亦称盩师。文王时期,周师屯驻在古陈仓一带,由文王弟虢仲虢叔统领,主要防范西犬戎的侵扰。武王谋商前后,周师主要屯驻在盩厔一带,守护周先王宗庙和文王、王季墓地(在毕原)。

武王时期,周有三个王陵区,即西郑周大王陵,京郑王季、文王陵,南郑周先公先祖墓地。冉季家族也随之迁封于盩厔一带,在该地建有宫庙以守护王陵。因在邰城(宗周)以南,故称南宫。毕原的王季、文王宫庙称北宫,由毕公家族守护。自兹以后,冉季乃至整个家族被周人泛称为南宫。

  武王时期,周有三个王陵区,即西郑周大王陵,京郑王季、文王陵,南郑周先公先祖墓地。冉季家族也随之迁封于盩厔一带,在该地建有宫庙以守护王陵。因在邰城(宗周)以南,故称南宫。毕原的王季、文王宫庙称北宫,由毕公家族守护。自兹以后,冉季乃至整个家族被周人泛称为南宫。

周文王嫡幼子冉季是个非常聪颖的人,深受文王太姒之宠爱。周武王在灭商二年后病重时,曾找过母弟周公旦谈话,说他“最近想到我们的家族成员中,唯有汝(叔旦)和幼子(聃季载),大有智慧。”认为王位传递兄弟相继是最好的选择。告诉周公“汝、幼子庚厥心,庶乃来班朕大环。”事见逸周书《度邑》篇。

  周文王嫡幼子冉季是个非常聪颖的人,深受文王太姒之宠爱。周武王在灭商二年后病重时,曾找过母弟周公旦谈话,说他“最近想到我们的家族成员中,唯有汝(叔旦)和幼子(聃季载),大有智慧。”认为王位传递兄弟相继是最好的选择。告诉周公“汝、幼子庚厥心,庶乃来班朕大环。”事见逸周书《度邑》篇。

商朝的帝位大多传给弟弟,最后由最年幼的弟弟再传给长兄的长子,或传给自己的儿子。武王自知命不久,亦知成王尚幼,不堪大任,则有心谋划社稷传于母弟叔旦、聃季,是符合殷商传位制度的。

  商朝的帝位大多传给弟弟,最后由最年幼的弟弟再传给长兄的长子,或传给自己的儿子。武王自知命不久,亦知成王尚幼,不堪大任,则有心谋划社稷传于母弟叔旦、聃季,是符合殷商传位制度的。

因为左传富辰有言文之昭十六国,武之穆四国,周公之胤六国,后人演绎出文王太姒有十嫡子的说法,这个说法是没有依据的。文之昭受封者实皆文王孙,非文王子也。又如武族“邘晋应韩”,受封的也是武王孙辈,非武王子辈。之所以造成误解,是因为后人对西周昭穆制度不够了解的缘故。文王为昭,则子为穆,孙为昭。武王为穆,则子为昭,孙为穆。所以富辰所言是概指文王之孙、武王之孙、周公之孙所受封国。

  因为左传富辰有言文之昭十六国,武之穆四国,周公之胤六国,后人演绎出文王太姒有十嫡子的说法,这个说法是没有依据的。文之昭受封者实皆文王孙,非文王子也。又如武族“邘晋应韩”,受封的也是武王孙辈,非武王子辈。之所以造成误解,是因为后人对西周昭穆制度不够了解的缘故。文王为昭,则子为穆,孙为昭。武王为穆,则子为昭,孙为穆。所以富辰所言是概指文王之孙、武王之孙、周公之孙所受封国。

周公旦、康叔封为武王母弟,典籍里是明确有载的。如尚书康诰“王若曰:孟侯,朕其弟,小子封。”不管这个王若曰是周武王还是周公旦,结论是一样的,就是康叔封确定无疑是武王母弟。而周公旦为武王母弟,前面所述《度邑》篇亦以表明,更是是古今学者的共识。出土铜铭中有周师旦鼎,铭曰:“隹(唯)元年八月,丁亥,师旦受命。乍(作)周王、大姒宝尊彝,敢拜稽首,用蕲眉寿无疆,子子孙孙其万亿年,永宝用享。(见《周师旦鼎》拓本)”此为周公为成王、太姒作宝鼎,事在周成王元年周正八月初一日(BC1044年7月31日)。亦间接表明了周公旦为太姒之子。

  周公旦、康叔封为武王母弟,典籍里是明确有载的。如尚书康诰“王若曰:孟侯,朕其弟,小子封。”不管这个王若曰是周武王还是周公旦,结论是一样的,就是康叔封确定无疑是武王母弟。而周公旦为武王母弟,前面所述《度邑》篇亦以表明,更是是古今学者的共识。出土铜铭中有周师旦鼎,铭曰:“隹(唯)元年八月,丁亥,师旦受命。乍(作)周王、大姒宝尊彝,敢拜稽首,用蕲眉寿无疆,子子孙孙其万亿年,永宝用享。(见《周师旦鼎》拓本)”此为周公为成王、太姒作宝鼎,事在周成王元年周正八月初一日(BC1044年7月31日)。亦间接表明了周公旦为太姒之子。

唯文王幼子冉季(左传作聃季),《左传定公四年》言:“武王之母弟八人,周公为大宰,康叔为司寇,耼季(爯季)为司空,五叔无官,岂尚年哉!”可见春秋时人是目聃季为武王母弟的。然春秋时人对周初的史实并不是那么了然,如周景王就曾责骂过身为晋国司典的籍谈居然不清楚晋国在周初受过王室赏赐之事。

  唯文王幼子冉季(左传作聃季),《左传定公四年》言:“武王之母弟八人,周公为大宰,康叔为司寇,耼季(爯季)为司空,五叔无官,岂尚年哉!”可见春秋时人是目聃季为武王母弟的。然春秋时人对周初的史实并不是那么了然,如周景王就曾责骂过身为晋国司典的籍谈居然不清楚晋国在周初受过王室赏赐之事。

杜预注五叔,管叔鲜、蔡叔度、成叔武、霍叔处、毛叔聃也。显然杜以僖二十四年传富辰言文之昭十六国中前八国之序,以为毛聃各有一国,则毛亦为武王母弟。此分析逻辑是不错的,结论却是不对的。书顾命篇毛公为司徒兼任三公之一,何可谓毛无官乎?而况左传中祝佗既然拿曹叔说事,则曹必为五叔之一,五叔自是指管蔡成霍曹,至于此五叔是不是武王母弟那得另说。

  杜预注五叔,管叔鲜、蔡叔度、成叔武、霍叔处、毛叔聃也。显然杜以僖二十四年传富辰言文之昭十六国中前八国之序,以为毛聃各有一国,则毛亦为武王母弟。此分析逻辑是不错的,结论却是不对的。书顾命篇毛公为司徒兼任三公之一,何可谓毛无官乎?而况左传中祝佗既然拿曹叔说事,则曹必为五叔之一,五叔自是指管蔡成霍曹,至于此五叔是不是武王母弟那得另说。

周公旦并不称鲁公,康叔封亦不称卫侯。典籍里确有“卫康叔封”联称者,迨亦不过是后人追述前代事时的史家笔法。应该说杜预乃至唐代以来学者概莫能明白文之昭指的是文王孙,非文王子,所谓“鲁卫毛聃”恐是“鲁卫毛芮”之字衍。鲁指周公长子伯禽封国,卫指康叔封子卫侯封国,毛指冉季次子中旄父封邑,芮指冉季长子芮伯封邑。皆指文王孙辈得封。

  周公旦并不称鲁公,康叔封亦不称卫侯。典籍里确有“卫康叔封”联称者,迨亦不过是后人追述前代事时的史家笔法。应该说杜预乃至唐代以来学者概莫能明白文之昭指的是文王孙,非文王子,所谓“鲁卫毛聃”恐是“鲁卫毛芮”之字衍。鲁指周公长子伯禽封国,卫指康叔封子卫侯封国,毛指冉季次子中旄父封邑,芮指冉季长子芮伯封邑。皆指文王孙辈得封。

周人的大分封,古今学者中考释明白的并不多见。据哲多年考证,文王时期封地派氏主要是以母出不同而分;如虢仲虢叔为文王异母弟,同封于岐都郭邑,为“公侯干城”。如武王发、周公旦、康叔封、毛叔郑(冉季)同为太姒嫡子,为周室大宗,不外封,就食于岐都或程邑(京)。所以司马迁说康叔封、聃季因少未见封。实际上,武王、周公旦、康叔封、毛叔郑(冉季)同是文王继承人,类似英国王室的第一第二第三继承人制度,是不存在采邑的。故周公旦在成王元年还称师旦,不称周公。受命为冢宰后始称周公。

  周人的大分封,古今学者中考释明白的并不多见。据哲多年考证,文王时期封地派氏主要是以母出不同而分;如虢仲虢叔为文王异母弟,同封于岐都郭邑,为“公侯干城”。如武王发、周公旦、康叔封、毛叔郑(冉季)同为太姒嫡子,为周室大宗,不外封,就食于岐都或程邑(京)。所以司马迁说康叔封、聃季因少未见封。实际上,武王、周公旦、康叔封、毛叔郑(冉季)同是文王继承人,类似英国王室的第一第二第三继承人制度,是不存在采邑的。故周公旦在成王元年还称师旦,不称周公。受命为冢宰后始称周公。

武王克商后,以原商纣王儿子的封邑庸(庚父之丘)封弟康叔封以侯殷遗民,叔封始称康叔。冉季因长居于南奠(郑)守周先公先祖庙,原亦称南宫。武王时为大祭司,克商后随武王上嵩山祭天后,武王封其爵为郑伯。(见毛公聃季簋)武王建国后,与成王来言,武王母弟旦、封、载皆其叔也,故有叔旦、叔封,叔郑之称。

  武王克商后,以原商纣王儿子的封邑庸(庚父之丘)封弟康叔封以侯殷遗民,叔封始称康叔。冉季因长居于南奠(郑)守周先公先祖庙,原亦称南宫。武王时为大祭司,克商后随武王上嵩山祭天后,武王封其爵为郑伯。(见毛公聃季簋)武王建国后,与成王来言,武王母弟旦、封、载皆其叔也,故有叔旦、叔封,叔郑之称。

克商后武王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使管叔、蔡叔傅相之。逸周书《作雒解》说是武王建管叔于东(毛注:实为柬,字误。),建蔡叔、霍叔于殷,俾监殷臣。《逸周书·文政》:“管蔡开宗循王。”孔晁注:“二叔开其宗族,循镐京之政,言从化也。”开宗,通俗点讲就是自立门户。管叔,史籍中亦称关叔。是因封于柬地而得称。柬,栏也,关也。管蔡本是同母兄弟,管叔年长蔡,分氏而为管。

  克商后武王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使管叔、蔡叔傅相之。逸周书《作雒解》说是武王建管叔于东(毛注:实为柬,字误。),建蔡叔、霍叔于殷,俾监殷臣。《逸周书·文政》:“管蔡开宗循王。”孔晁注:“二叔开其宗族,循镐京之政,言从化也。”开宗,通俗点讲就是自立门户。管叔,史籍中亦称关叔。是因封于柬地而得称。柬,栏也,关也。管蔡本是同母兄弟,管叔年长蔡,分氏而为管。

《国语•晋语四》:“文王...孝友二虢,而惠慈二蔡。”韦昭注:“三君云:‘二蔡,文王子,管叔初亦为蔡’”古今学者对管叔缘何“初亦为蔡”疑惑不解,其实若明白先周之前,诸侯邦君分封子嗣采邑多以母亲为别以类封,就可释然而解。管蔡者,非周武王母弟也,是文王元妃周姜之子。在文王时代,兄弟二人就被分封到蔡邑(今陕西眉县蔡家坡),因食邑在蔡,故以蔡为氏称,或称蔡伯、蔡仲。

  《国语?晋语四》:“文王...孝友二虢,而惠慈二蔡。”韦昭注:“三君云:‘二蔡,文王子,管叔初亦为蔡’”古今学者对管叔缘何“初亦为蔡”疑惑不解,其实若明白先周之前,诸侯邦君分封子嗣采邑多以母亲为别以类封,就可释然而解。管蔡者,非周武王母弟也,是文王元妃周姜之子。在文王时代,兄弟二人就被分封到蔡邑(今陕西眉县蔡家坡),因食邑在蔡,故以蔡为氏称,或称蔡伯、蔡仲。

从“管蔡开宗循王”看,武王克商后,文王时期的以母别封地立氏的制度逐渐演化为兄弟间各自封地有氏的制度。也就是说伯仲叔季各为宗子,各有氏称。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大祖随那个氏称?以文王子辈来看,这个尚不成问题。以文王孙辈来看这个就成大问题了。

  从“管蔡开宗循王”看,武王克商后,文王时期的以母别封地立氏的制度逐渐演化为兄弟间各自封地有氏的制度。也就是说伯仲叔季各为宗子,各有氏称。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大祖随那个氏称?以文王子辈来看,这个尚不成问题。以文王孙辈来看这个就成大问题了。

从哲多年研究所得看,周人一般是遵循长子分氏于外,次子承继的制度。如管蔡,蔡伯分氏后为关(管)叔,蔡仲承继蔡氏为蔡伯。从管叔“初亦为蔡”看,管蔡与武王周公旦等并非同母。司马迁的《史记·管蔡世家》云:“武王同母兄弟十人”的说法并不可信。

  从哲多年研究所得看,周人一般是遵循长子分氏于外,次子承继的制度。如管蔡,蔡伯分氏后为关(管)叔,蔡仲承继蔡氏为蔡伯。从管叔“初亦为蔡”看,管蔡与武王周公旦等并非同母。司马迁的《史记·管蔡世家》云:“武王同母兄弟十人”的说法并不可信。

哲一直坚持这样的观点,文王太姒嫡子,除武王外,唯周公旦、康叔封、冉季载(毛叔郑)三人而已。周人是以母出不同而分家室,辨嫡庶。故而周武王灭商平天下,同为武王母弟的叔旦、叔封、聃季(叔郑)的地位要高于一般文王庶子。故叔旦承继周氏,为周室大宗伯,又为太宰。成王时周公又举康叔为司寇,聃季(叔郑)为司空,“五叔无官,岂尚年哉。”实亲疏不同而已。

  哲一直坚持这样的观点,文王太姒嫡子,除武王外,唯周公旦、康叔封、冉季载(毛叔郑)三人而已。周人是以母出不同而分家室,辨嫡庶。故而周武王灭商平天下,同为武王母弟的叔旦、叔封、聃季(叔郑)的地位要高于一般文王庶子。故叔旦承继周氏,为周室大宗伯,又为太宰。成王时周公又举康叔为司寇,聃季(叔郑)为司空,“五叔无官,岂尚年哉。”实亲疏不同而已。

因管蔡启殷畔乱,周公平三监之乱后更是注重了嫡庶之辨。周公成王时期的大分封不光是为了藩篱周屏,亦出于有让五叔远离周王室权利中心的意思在内。至于召公、毕公留相王室,哲以为召毕二公虽非是太姒嫡出,盖亦或是太姒同嫁之媵妻所生。

  因管蔡启殷畔乱,周公平三监之乱后更是注重了嫡庶之辨。周公成王时期的大分封不光是为了藩篱周屏,亦出于有让五叔远离周王室权利中心的意思在内。至于召公、毕公留相王室,哲以为召毕二公虽非是太姒嫡出,盖亦或是太姒同嫁之媵妻所生。

古代陪嫁的多是侄女或妹妹。据说当年的尧,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舜,大女儿娥皇是舜的正妻,而二女儿女英则是媵。《诗经》有《鹊巢》篇,为召南第一篇。明·何楷《诗经世本古义》说:“鹊巢,亦太姒之德也。太姒来嫁于周,与媵俱来,诗人美之。”

  古代陪嫁的多是侄女或妹妹。据说当年的尧,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舜,大女儿娥皇是舜的正妻,而二女儿女英则是媵。《诗经》有《鹊巢》篇,为召南第一篇。明·何楷《诗经世本古义》说:“鹊巢,亦太姒之德也。太姒来嫁于周,与媵俱来,诗人美之。”

前辈先儒一直搞不清召公的身份,多以周同姓而论。以《鹊巢》立召南第一而推测,召公应是文王庶子,为太姒同嫁之媵妻所生,地位远在五叔之上。

  前辈先儒一直搞不清召公的身份,多以周同姓而论。以《鹊巢》立召南第一而推测,召公应是文王庶子,为太姒同嫁之媵妻所生,地位远在五叔之上。

周人的派氏分封有个次第的过程,如太姒之子,武王得国为西伯,则无氏,叔旦承继了周氏。叔封、聃季若未成年,则依附周公为宗小子。成年后则自有采邑,各有氏称。如周公旦,成王时长子伯禽就封于鲁,次子君陈承继周氏与大祖同在畿内任职王官。而周公其余六子则依附为周公家族。如召公奭,长子克于成王时封于北燕为偃(燕)侯,次子承继召氏与大祖留在畿内任职王官,其余兄弟组成召氏家族。如毕公高,长子在武王时分封于黎,为楷伯。次子毕仲承继毕氏为作策毕公。毕公高其余儿子未封前皆以毕为氏。

  周人的派氏分封有个次第的过程,如太姒之子,武王得国为西伯,则无氏,叔旦承继了周氏。叔封、聃季若未成年,则依附周公为宗小子。成年后则自有采邑,各有氏称。如周公旦,成王时长子伯禽就封于鲁,次子君陈承继周氏与大祖同在畿内任职王官。而周公其余六子则依附为周公家族。如召公奭,长子克于成王时封于北燕为偃(燕)侯,次子承继召氏与大祖留在畿内任职王官,其余兄弟组成召氏家族。如毕公高,长子在武王时分封于黎,为楷伯。次子毕仲承继毕氏为作策毕公。毕公高其余儿子未封前皆以毕为氏。

从以上罗列姓氏分封情形可以看出,大祖一般在长子分封得氏后,随次子之氏称。且其余子嗣即使后续有再分封,得氏亦为它称,不再有递延的情形。如周公庶六子皆有国,周公之胤凡、蒋、刑、茅、胙、祭皆各为氏称。以上讨论的是周初分封的一般情形,但也有特例,这个特例就是冉季(毛叔郑)家族。

  从以上罗列姓氏分封情形可以看出,大祖一般在长子分封得氏后,随次子之氏称。且其余子嗣即使后续有再分封,得氏亦为它称,不再有递延的情形。如周公庶六子皆有国,周公之胤凡、蒋、刑、茅、胙、祭皆各为氏称。以上讨论的是周初分封的一般情形,但也有特例,这个特例就是冉季(毛叔郑)家族。

毛叔郑,典籍中仅见于《史记周本纪》、《逸周书克殷解》,记载基本一致,皆说在武王克商后举办的受天命革殷大典上,“毛叔郑奉明水。”大典仪式有个献祭上帝环节,有四人配合武王献祭,一是“毛叔郑奉明水”,毛叔郑捧着清水。“卫康叔傅布兹”,布兹就是草席,卫康叔拿着草席。“召公奭赞采”,赞采就是古代祭祀时臣子帮助君主拿着币帛等祭物。“师尚父牵牲”,师尚父姜太公牵着一头牛。

  毛叔郑,典籍中仅见于《史记周本纪》、《逸周书克殷解》,记载基本一致,皆说在武王克商后举办的受天命革殷大典上,“毛叔郑奉明水。”大典仪式有个献祭上帝环节,有四人配合武王献祭,一是“毛叔郑奉明水”,毛叔郑捧着清水。“卫康叔傅布兹”,布兹就是草席,卫康叔拿着草席。“召公奭赞采”,赞采就是古代祭祀时臣子帮助君主拿着币帛等祭物。“师尚父牵牲”,师尚父姜太公牵着一头牛。

我们今天可能不太理解史官为何记载这些祭祀的细节,谁捧水,谁拿草席,谁拿着币帛,谁牵着牛。为什么细节这么重要?因为体现了参与者的地位。左传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那个时代,一个人的地位由“祀”与“戎”所决定,也由“祀”与“戎”来标志。

  我们今天可能不太理解史官为何记载这些祭祀的细节,谁捧水,谁拿草席,谁拿着币帛,谁牵着牛。为什么细节这么重要?因为体现了参与者的地位。左传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那个时代,一个人的地位由“祀”与“戎”所决定,也由“祀”与“戎”来标志。

助祭的四人里,毛叔郑、卫康叔,这两人是武王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召公奭是周武王同父异母的哥哥,三个人跟周武王是血亲关系,只有师尚父不是血缘亲属。但师尚父是伐商首功之臣,亦是周武王之岳父,所以忝为末位。召公奭虽然比毛叔郑、卫康叔年长,但因其是武王庶兄,以宗法只能位列第三。毛叔郑、卫康叔并为武王母弟,但周人重幼子,认为幼子是家国的最后守祧者。故卫康叔虽年长却屈居毛叔郑之后,显然毛叔郑就是文王嫡幼子聃季。

  助祭的四人里,毛叔郑、卫康叔,这两人是武王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召公奭是周武王同父异母的哥哥,三个人跟周武王是血亲关系,只有师尚父不是血缘亲属。但师尚父是伐商首功之臣,亦是周武王之岳父,所以忝为末位。召公奭虽然比毛叔郑、卫康叔年长,但因其是武王庶兄,以宗法只能位列第三。毛叔郑、卫康叔并为武王母弟,但周人重幼子,认为幼子是家国的最后守祧者。故卫康叔虽年长却屈居毛叔郑之后,显然毛叔郑就是文王嫡幼子聃季。

在武王入社即位后,群臣毕从。众人瞩目中,我毛氏先祖叔郑公(聃季)捧着代表着上天明命的“明鉴水”第一个登场,后面紧跟着的才是康叔封、召公奭、师尚父。

  在武王入社即位后,群臣毕从。众人瞩目中,我毛氏先祖叔郑公(聃季)捧着代表着上天明命的“明鉴水”第一个登场,后面紧跟着的才是康叔封、召公奭、师尚父。

哲每读至此,心情往往不能平复。其实司马迁公只要细究下去就可以推断出,毛叔郑就是文王幼子、武王母弟聃季,舍他无谁。然司马迁公对毛叔郑这么一个显然非常重要的人物,却不加详考,在他的伟大著作《史记》中照抄了《逸周书克殷解》的记载后再无提及,再无提及,更别提写聃季世家或毛叔郑世家了,可乎?可乎?

  哲每读至此,心情往往不能平复。其实司马迁公只要细究下去就可以推断出,毛叔郑就是文王幼子、武王母弟聃季,舍他无谁。然司马迁公对毛叔郑这么一个显然非常重要的人物,却不加详考,在他的伟大著作《史记》中照抄了《逸周书克殷解》的记载后再无提及,再无提及,更别提写聃季世家或毛叔郑世家了,可乎?可乎?

哲以为,《逸周书克殷解》的记载掺杂了后人的追记。如康叔封当时并未封迁于卫,所谓“卫康叔封布兹”的说法不是原始记录,是后人的追记。毛叔郑亦如此,或是东周时期整理王室书籍的后世毛族人特意标明了叔郑是毛氏先祖。“叔郑奉明水,康叔封布兹,召公奭赞采,师尚父牵牲。”史官的原始记载大致应如此,韵文郎朗,才符合当时的实录。

  哲以为,《逸周书克殷解》的记载掺杂了后人的追记。如康叔封当时并未封迁于卫,所谓“卫康叔封布兹”的说法不是原始记录,是后人的追记。毛叔郑亦如此,或是东周时期整理王室书籍的后世毛族人特意标明了叔郑是毛氏先祖。“叔郑奉明水,康叔封布兹,召公奭赞采,师尚父牵牲。”史官的原始记载大致应如此,韵文郎朗,才符合当时的实录。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师毛父簋歷日考证曁相关事实蠡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