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四胡同,你还再次回到吗

东四十条则是一条具有丰富历史和文化背景的街道,沿线有“南新仓”等文物保护单位;北京军区总医院,新保利大厦等。东四十条地铁站和新保利大厦分别评为“北京80年代十大建筑”和“北京当代十大建筑”。东四十条往东是“工人体育场北路”,坐落有北京工人体育馆,北京工人体育场等体育场馆,还有三里屯酒吧一条街;东四十条往西为“张自忠路”,沿线分别坐落了“陆军部”、“海军部”、“段祺瑞执政府”、“欧阳予倩故居”、“和静公主府”等历史建筑。其中尤以“段祺瑞执政府”最为有名,著名的“3.18”惨案就在此发生。

书吧里书的品类主要是建筑、工业设计、摄影、广告、时尚、复古等。有的是外国出版社,或者是港台出版社,大部分不容易买到,还有一些难以形容的书籍,也摆放其中。里面也有杂志,家具和杂货出售。

到后来,英家与皇室结了亲,格格嫁给了乾隆长子定亲王后裔贝勒毓朗,就是宣统年间的军机大臣。人们常说的末代皇后婉容的大姨,以及欲嫁溥仪未成的“王大姑娘”,还有婉容母亲都住在这里。据《燕都丛考》载:“路北有海公府”,现已无存。

不知道1968书店去了哪里?还会回到东四八条59号吗?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东四八条111号,民国总理朱启钤故居。他原住在赵堂子胡同3号,东邻宝盖胡同,西近朝阳门南小街,北靠盛芳胡同。此宅是朱启钤二十世纪30年代购置的,当时还是一座未完成的建筑,后由他亲自设计督造,建成为一处大型宅院。北京沦陷时期,被日本人强行购买,抗战胜利后又发还朱家。新中国成立后,朱启钤将此宅献给国家,全家迁入东四八条111号。

图片 7

九条,住过个李侍尧,深受乾隆皇帝的赏识,历任过总督、尚书、大学士等高官。李侍尧多次因贪污被判处死刑,都被乾隆皇帝赦免,继续做着大官。因年代久远,李侍尧在东四九条府第的确切位置已无法知悉了。

图片 8

著名相声大师侯宝林故居,就在头条19号,侯先生的好朋友著名漫画大师方成先生为故居题写了馆名,故居挂牌那天真是人山人海,老先生的儿孙、朋友、徒弟来了那么多人,可是让邻居们开了眼。至今还有许多崇拜者慕名参观。离故居不远的地方,是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主人公乔致庸置办的房产,现在住着乔东家的第五代孙。晋商聚居的29号院,大门两侧的墙上有砖雕影壁,两侧砖雕影壁的下方各有一座高大的上马石。大门对面马路对过的墙上,还有一面墙大小的砖雕影壁。

走进东四八条,胡同窄窄的 ,两边停着几辆三轮车,还有私家车。高大的槐树树荫下是一个个四合院。大红的门洞,青瓦灰砖,诉说着旧时光。

离东四九条小学向东不远,当年路北有一个黑漆门的院落,据说就是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的旧居。日伪时期,这所宅院也成了汉奸川岛芳子(又称金壁辉)的私宅。日本侵略军的头目冈村宁次也曾住过来和川岛芳子鬼混了一段时间。

据说书吧是59号,我看路北的门牌都是单号,由西向东号牌依次增大。走到51号时我知道快到了。继续东行,可是只能看到60多号了,并没有找到书吧。只好向一个阿姨打听。她说书吧在装修。我回头望去,刚才是路过了一个很大的装修地,但我怎么也不会联想到是书吧曾经的位置,因为我觉得这个书吧应该是一个很小巧的地方。我问阿姨他们是搬走了,还是会回来?阿姨很确定地说:会回来。我的心却并没有欢欣起来,因为我怕这个小书吧根本就回不来了。

进入十二条西口,见,辛寺胡同,辛寺胡同三十五号原为地藏禅林,有山门、地藏殿、娘娘殿。东四十一条42号,一个典型的老北京四合院,院子有三进,曾经是《中国青年报》和《中国少年报》的宿舍,在这儿住过的人,都管这个院儿叫“42号”。

去年听朋友说东四八条的胡同里有一个书吧,叫1968书吧。老板叫金鹏远,天蝎座,是胡同里长大的北京人。

八条胡同71号院,原是清代为宫中掌管帘子的王姓官吏所盖的一座房子,解放后为教育家叶圣陶故居。院内种满了花草,有两棵大海棠树。叶宅院中那茂密的海棠树和盛开的海棠花,叶老和冰心老人曾在此留影后,凡再进此院的人,莫不以在此留影为荣了。

东四八条内原有承恩寺、正觉寺。现在都没有了。八条71号院,原是清代为宫中掌管帘子的王姓官吏所盖的一座房子,解放后为教育家叶圣陶故居。院内种满了花草,还有两棵大海棠树。东四八条111号,是民国总理朱启钤故居。他原住在赵堂子胡同3号,东邻宝盖胡同,西近朝阳门南小街,北靠盛芳胡同。此宅是朱启钤二十世纪30年代购置的,当时还是一座未完成的建筑,后由他亲自设计督造,建成为一处大型宅院。北京沦陷时期,被日本人强行购买,抗战胜利后又发还朱家。朱启钤在民国初先后出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内务总长、代理国务总理等职。曾主持了北京城的大规模改造,并开放紫禁城前三殿为“古物陈列所”,对开放中山公园、开发北戴河旅游等颇有建树。1929年3月24日创办的我国第一个研究本土古代建筑的民间学术机构——中国营造学社,集中了梁思成先生、王世襄先生、罗哲文先生、郑孝燮先生、谢辰生先生等一大批古建筑学家,为国家作出了突出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政协委员。因此,周恩来总理曾于1954年和1962年两次亲临八条故居看望朱先生,并为其90诞辰祝寿。著名学者章士钊先生来京后,也曾在此居住多年。

东四十三条东段,旧称慧照寺胡同,因有明代古庙慧照寺而得名。东四十四条在1965年改名前,东段称五显庙,西段称船板胡同。十四条西段的农贸市场,原是北京袜厂的厂房,在旁边有几座老房子,相传是清朝末代肃亲王府的遗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他开有一家公司,叫环时互动,是一家基于受众洞察,整合多种创意方式,聚焦社交网络,协助品牌和产品扩大其社会化影响力,以创新为生命线和竞争力的新形态传播公司。听说老板喜欢淘世界各地的旧物。老式的打字机,钟表,收音机,应有尽有。他甚至有一台库布里克拍《2001太空漫游》用的同款打字机型。据说现在全球仅存不到50台,有一台就在这里。

东四七条胡同的西口,听说那个大院,原来属于清朝的一个王公,三进的院子很深,后来被阎锡山买下了,解放后作为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宿舍,住进了许多知名人士。39号阎公馆。

图片 9

东四四条5号,此院建于清代中后期,与1号、3号一起同为本为清道光皇帝本家绵宜(号达斋)的宅院。该院有三进院落。后来听说大太监李莲英,也曾在这儿住过,解放后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楚图南曾住在这儿。隔壁院里曾作为张学良的宅子。胡同中间地段,传说是纪晓岚的外宅,为此有聪明的商家,建起了阅微山庄旅馆。快到西口的85号,史料记载是清代宝泉局的东作厂,也就是为清王朝制钱的地方。

图片 10

向东的烧酒胡同里,有一座惇亲王府,前些年东城区政府出资翻建后,依然保持着当年的气势。仓南胡同有一座清康熙第二十二子多罗恭勤贝勒府,几经更替,到民国初,为段琪瑞所用,俗称‘老段府’,现在是军营。东城根底下,住着晚清名士康有为的女公子康同璧,相隔不远就是溥仪的七妹金志坚。这些院落都随着旧城改造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林立的高楼。据说当代作家王朔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图片 11

图片 12

东四北大街由南向北,在路东分布着东四头条一直到东四十条。三条有孟小冬故居,九条有梅兰芳故居。这一带属于北京旧城历史文化保护区。这一区域的四合院、胡同、街巷是在元代街巷格局上发展形成的,是明清北京城重要的传统街区。其特点是,胡同东西向,平直顺畅,南北有小巷相连,宅院规模较大,多为明清官僚宅邸。

南新仓,位于东四十条22号,是明清两代皇家仓库之一。清初时南新仓为30廒,后屡有增建,到乾隆时,已增至76廒。民国时,该仓改为军火库,后为北京市百货公司仓库。由于近十数年新建频仍,又拆了几座仓,现剩9廒待考。

听上去老板是一个有意思的人,书吧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于是前两天我专门去探访。坐地铁5号线到张自忠路,从东南口(C口)出来,就是东四十条,向南走,经过东四九条,走大概几十米就到了东四八条。向东拐进去一直走。

图片 13

东四八条内原有承恩寺、正觉寺。现无。

东四九条小学,东四九条69号。这个院子,原为佶公府,是清代皇族爱新觉罗.亦谟的贝子府邸,又称“谟贝子府”。分东西两部分,东部为主体建筑,西部为花园。民国时期,大银行家中国银行总裁冯耿光曾在此居住。1924年,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以此花园和亭子为外景,拍摄电影《黛玉葬花》。

东四五条还有徐世昌故居。1916年徐任职总理仅一月力荐段祺瑞继任。1918年又当过5年大总统。徐世昌退居河南辉县水竹村,后自号水竹村人。徐在日记中大发感慨:人各有志。志在仙佛之乡者多,则国弱;志为圣贤之人多,则国治;志为帝王之人多,则国乱。他施行“中庸之道”,确是在官场上保身保位的灵丹妙药,徐世昌因此而赢得“水晶狐狸”的雅号。

东四五条三号裕谦故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正月,道光皇帝下诏“对英宣战”命裕谦为钦差大臣,力主抗英的裕谦亲临阵前指挥,誓死守城,九月初四,镇海被攻破,裕谦投水殉国,是鸦片战争死难者中官阶最高的朝臣。死后谥“靖节”,入昭忠祠。

而这两个宅子之巨,占了整整两条胡同,一直到朝内大街,这也就是为什么东四头条只有半截胡同,二条胡同也是走了一半就拐进三条的原因。说起这两条半截胡同,也不含糊:著名作家钱钟书一家,曾住在头条1号。

六条,最东边的路南,就是鼎鼎大名的“班大人胡同”了,现在叫育芳胡同。5号院有吉祥寺遗存。

图片 14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东四胡同,你还再次回到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