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攻城将士浴血奋战的普利门,打得太激烈了

原标题:当年攻城将士浴血奋战的普利门、永绥门 如今已成城市中心

style="FONT-FAMILY: 仿宋; COLOR: navy"   济南战役中荣获“济南第一团”称号的第73团指战员们。资料照片

1948年9月22日,济南战役正式开战的第六天,我军西线部队借助炮火和爆破的强大攻势,迅速占领了商埠。为了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决定立即对外城发起攻击,第十三纵队由城西永绥门及其以北实施突击;第十纵队由城西普利门及永镇门、小北门实施突击。攻城将士连续战斗,越战越勇,冒着城头左右火力侧射和城内制高点之敌炽烈火力俯射,不怕伤亡,与数倍之敌白刃格斗,反复争夺。22日晚10时左右,各突击队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进行连续爆破,分别突入外城,与敌人展开激烈巷战。至23日,外城各据点的守城之敌基本被歼灭,为内城攻坚战扫清了障碍。

  济南战役的战斗中,共产党员带头冲锋陷阵。1948年10月27日,粟裕、谭震林等关于济南战役伤亡统计给中央军委等的电报中,报告负伤及牺牲的战士、班级、排级、连级、营级至师级的党员比例,最高达100%。

图片 1

  据1948年11月12日谭震林在关于济南战役情况补充报告给毛主席及中央军委的电报中提及:“攻城部队之英勇甚过以往,109团百余伤员不愿失掉时机,阻塞突破口坚决不下火线,让后续部队从自己身上踏过去而牺牲”。

当年攻城将士浴血奋战的普利门、永绥门,如今已成为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心,绿地第一高楼、万达广场等标志性建筑,已经成为集购物、饮食、休闲和旅游观光于一体的城市综合体。

  今年9月,是济南战役胜利70周年。笔者先后采访了迟浩田、高锐、王成斌、宋清渭、陈永福、李奎礼、任治己、马光宏等一批当年亲历泉城鏖战的老兵,他们道出了这场战役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图片 2

  “敌军像张牙舞爪的螃蟹,我军像布在螃蟹周围的钢钳”

孩子在普利街南侧的街心花园玩耍

  1948年8月,中央军委确定了“攻济打援”的作战方针,整个“攻济打援”作战由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粟裕指挥。攻城部队由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华东野战军副政治委员兼山东兵团政治委员谭震林指挥。攻城兵团由6个半纵队和特种兵纵队大部及地方部队共14万人组成。打援兵团由8个半纵队和特种兵纵队一部及地方部队约18万人组成。

图片 3

  国民党则以确保济南为目的,由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指挥。王耀武以济南内城为核心防御阵地,集中兵力约11万人,凭借7米高7至8米厚的外城墙和12米高10至12米厚的内城墙,构成坚固的防御体系。

70年前的激战之地,如今已是高楼林立

  1948年9月16日,正值中秋节的前一天,一轮满月悬挂在天上,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战斗打响了。第9纵队司令员聂凤智对部下发出命令:助攻不是佯攻,是真打不是假打,我们要把助攻当做主攻来完成。聂凤智的战前动员极大地调动了指战员的战斗热情。第9纵队第74团和第75团从东向西攻打茂岭山、砚池山,一举攻下了这两座山,扫清了济南东大门的障碍。

图片 4

  如果说敌军像张牙舞爪的螃蟹,那么我军就像布在螃蟹周围的钢钳。原军事科学院副院长高锐,济南战役时29岁的他任第13纵队第37师师长,9月20日晚18时,攻城部队分别从南、西、北三面同时发起对商埠的攻击。高锐率领全师首先突破商埠辛庄营房的卡子门,迅猛进入商埠,沿着经七路及其两侧向外城永绥门方向进发。他们在炮火掩护下,连续爆破,勇猛突击。第13纵队从永绥门突击,打开3个突破口,部队一举攻下外城,到达趵突泉。

万达商业圈地标性建筑

  原北京军区司令员王成斌中将,济南战役时任第13纵队第38师第112团第7连副连长。第7连是第112团的攻坚连,也是第38师的主攻,任务是与第37师第109团、第111团并肩作战。9月21日晚上20时,各攻击部队肃清商埠的残敌,从四面八方向外城包抄,打算开始攻城。济南的外城墙十分坚固,分别布下了敌军的四个旅,城墙的顶端、中部和底层修筑了子母堡、单堡、暗堡等3层火力发射点,城下是7至8米宽、3至4米深的护城壕,又架设了1米多高的铁丝网,埋设了地雷。商埠失守后,敌军生怕再丢了外城,不断地向城外打枪打炮,阻止我军靠近。

图片 5

  第112团的攻城点在杆石桥门以南,城门楼右侧200多米,华东野战军挖地三尺,将地道一直挖到第7连主攻出发地的一间空民房。第7连的突击队是3排,7班担任突击,8班负责爆破,9班火力跟进。王成斌把3排带进空民房,在护城壕的西墙上挖窟窿,撬掉城墙砖头,仅仅留下一层墙皮。他们打算发起进攻时就推掉墙皮,将这里作为突破口。地道战、游击战真是我军的法宝,敌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王成斌和他的战友已经把地道挖到了他们的肚子底下。

绿地第一高楼

  攻城在黄昏时分发起,因为此时天色渐暗,敌人摸不清我军动向。9月22日晚18时,华东野战军东西两支攻城部队同时向济南外城发起总攻。第9纵队以外城东南门——永固门为主攻方向,以5个团从永固门及其两侧突击。榴弹炮、野炮、山炮、迫击炮等发射的炮弹呼啸着向敌军飞去,王成斌清楚地看到这些炮弹都落到了城里,没有落在城头,而敌人都龟缩在城墙上的子母堡、单堡和暗堡里,此时如果用爆破登城,效果最好。如果等炮火结束再进攻,露出头来的敌军会给我军以致命打击。王成斌马上向副营长兼连长任进贵汇报了自己的想法,3排长李天助也击掌赞成,战争来不得任何的优柔寡断,任进贵接受了建议,马上点燃一个5公斤的炸药包,扔进了城墙边的护城壕。

图片 6

  随着猛烈的爆炸声,我军的火力压住了敌人的火力,王成斌带领突击排3排用40公斤的TNT炸药炸塌了城墙一角,轰隆一声巨响,城墙裂开了口子,8班长蔡萼高喊一声:“8班,跟我上!”

研究作战方案(资料照片)

  原来是架梯子攀登,现在是踩着废墟冲锋,战友们跟着蔡萼和3排长李天助冲了上去,紧接着王成斌也身背七八颗手榴弹,腰间别着匣子枪,手脚并用冲上了城墙,3排长李天助中弹倒在了他的怀里,血流一片,他把李天助交给通信员,自己和敌人扭打在一起。由于枪炮震天,他的耳膜被震伤,听力受到影响,一口整齐的牙齿提早脱落了,他的身上至今还残留着三块弹片。“当年打济南啊,打得太激烈了。”他说。

图片 7

  “像杀牛一样杀其要害,用锋利的尖刀向敌人的心脏刺去”

激烈巷战(资料照片)

  东西攻城部队攻下外城后,我军攻城总指挥许世友决心已定,下令当晚立即攻取内城。

图片 8

  内城是敌人最后顽抗的堡垒,城墙高大厚实,完全用大砖石砌成,城下碉堡密布,墙上射孔数层,护城河河宽水深,守备内城的是王耀武的精锐部队。23日晚18时,东西两支攻城部队同时向内城发起总攻。第13纵队第37师第109团担任主攻,配合第9纵队攻占内城。这是高锐参军以来参加的最惨烈的一次战役,枪炮声、爆破声、喊杀声不绝于耳。指战员前赴后继,奋勇登城,短兵相接,浴血格斗,殊死相拼。有的战士冒着敌人的交叉火力网连送十多次炸药包,终于炸开了突破口;有的连队牺牲过半,有的连队只剩下三个人,仍然坚持战斗。

攻占普利门(资料照片)

  24日凌晨4时,第13纵队第37师第109团突击部队发起对坤顺门的进攻。第3营第8连的战士们奉命从内城西南角坤顺门实施突击。在炮火轰击掩护下,通过护城河,排除层层障碍,用长竹竿把一包包炸药送上城墙,随着连续爆破,国民党军的坚固堡垒被层层炸塌,厚厚的城墙炸开了缺口。突击连第7连随即架梯登城,消灭城墙突出部的守军,他们于拂晓前攻克坤顺门从城西南角突入,并于24日上午扩大突破口。

图片 9

  第109团第3连、第9连也争先登上城头并迅速插进城内。王耀武得知攻城部队登上城头后,急忙调兵遣将,命令第77旅向突破口全力反扑。国民党军以数十倍的兵力,从东、南、北三面向突破口阵地蜂拥扑来。登城战士们面对一波又一波敌军的连续冲击,毫无惧色,顽强战斗,与越来越逼近的敌军短兵相接,展开激烈的肉搏战。

攻克外城(资料照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第13纵队第109团的两个营从坤顺门突击进去,除了两个连以外,其余全部牺牲。高锐和政委徐海珊身先士卒,奋力杀敌,从攻击丁家山、突破商埠西南角卡子门、直到攻破外城永绥门,第一次把城墙炸了个圆洞,没有冲进去;第二次把城墙炸了条口子,架了云梯,由于敌人火力太猛没有冲上去。第三次突击上去的部队堆在城墙上,一部分人下了城墙向纵深进攻。

责任编辑:

  24日凌晨,第37师第109团在坤顺门再次发起进攻,城墙炸开了,云梯竖起来了,第3连和第9连冲进了内城。城头上争夺突破口的战斗愈演愈烈,达到白热化的程度。我军突击队员与敌人短兵相接,刺刀捅弯了,手榴弹打光了,就用砖石、十字镐、子弹箱做武器。突破口一度被敌人堵塞,高锐命令:第110团迅速从坤顺门突击,第111团从第109团的突破口打上去,与敌人展开面对面的厮杀,誓死坚守突破口。先插入城里的第109团第3连和第9连在内城奋战七小时,发现后续部队没有跟进。在与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机动灵活,兵分两路,主动杀回突破口。两支突击队在城头会师,重新打开了入城通道,第13纵队和第3纵队后续部队相继涌入城内。这一天,第37师设在趵突泉西侧前沿的指挥所突遭敌机轰炸轰然倒塌,高锐被炮弹炸晕,身负重伤。等他苏醒过来,才发现政委徐海珊不幸牺牲,忍不住泪如泉涌。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年攻城将士浴血奋战的普利门,打得太激烈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